芩桑

谁向生而死  谁患得患失
相顾也再无多时

夜半无人处  对月展卷时
忽然看懂这相思

是忘川的昭君人设
心上秋实在是太好听了……我吹爆

摸两只年轻的元白
年轻真好(不)
左边微之右边乐天

终于想起来写个置顶了(……)
这里芩桑,叫我芦荟先生也行。
墙头多,主要是史同和各种番剧,是快乐的p家女孩
日常混各种南极圈中的南极圈,只要你磕平良我们就是好朋友
我喜欢汉初一百年
大约是个画手,最近正在努力练字,偶尔会写文
常年不在线,是一条陈年老咸鱼
更新频率……缘更吧